五年之期

忽然之间,回首过去,不胜嘘唏。好在我对三十余年自己做的任何决定都不后悔。也许不是所有的选择都是最优化的,然知足常乐,我不说“如果当时”。

Continue reading “五年之期”

理智与偏见

标题虽然是《傲慢与偏见》与《理智与情感》揉合而成,但是内容却与爱情毫不相干。最近一直在研读以色列同事推荐的Daniel Kahneman经典著作,尚未看完,虽然比起看康德要容易多了,但是觉得这是一本很有深度的书。经历了许多年的逻辑训练,虽然我觉得自己比较理性,但该书让我对人类的思考方式有了全新的认识。于是就有了这个标题。当然,这里的理智精确点应该是理性。

Continue reading “理智与偏见”

哲学 VS 科学

博主按:

在这个科学掌控世界的时代,哲学已死。完全彻底地被人抛弃了。哲学到底有存在的意义没?我个人是支持哲学的,当然是广义的哲学。科学当然是朝气蓬勃,但是这并非意味这哲学就当推出历史舞台。我个人极度怀疑科学可以延伸的范围。但是我更支持用科学的方法研究一切,不管有多大的进步,至少人类完成了一个又一个里程。我所怀疑的是科学的进度问题:人类的出现既然不是必然的,那我们的科学可以彪悍到揭开整个宇宙的秘密吗?很多很多的问题归根结底都太超前了,也许只有哲学才可以给人一点希望。 至于在揭示宇宙的秘密这点上,我对哲学自然也没有信心,但是我认为哲学可以帮助科学家们保持清醒和敬畏。下面翻译的这篇对话来自哲学家Julian Baggini和物理学家Lawrence Krauss。翻译地比较仓促,因为比较忙,拖了很多天才完成。

原文地址:http://www.guardian.co.uk/science/2012/sep/09/science-philosophy-debate-julian-

baggini-lawrence-krauss

========================
Continue reading “哲学 VS 科学”

神奇的进化

我小时候很喜欢玩蝌蚪,却从来没有好奇过为什么蝌蚪成长的过程是如此奇特:一个带尾巴的大头慢慢长出了两条后腿,再接着长出两条前腿,再然后尾巴就消失了,颜色也由黑色变成了绿色的青蛙,甚至于青蛙都不需要生活在水里,完全是蝌蚪版的鲤鱼跳龙门啊!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只会慢慢爬的丑陋的毛毛虫为什么又会变成会飞的五彩斑斓的蝴蝶?当然,生物课本告诉我,这是生物的变态发育。在脊椎动物中,大多是鱼类和两栖类有这么神奇的功能。不过至于为什么有的生物会变态,大多数生物不会,似乎没有完全让人信服的理由来解释这类奇怪的事情。
Continue reading “神奇的进化”

“纯粹理性批判”及相关问题的讨论

偶尔读读康德(Immanuel Kant)的<纯粹理性批判>, 加上最近又在解答本科生的<逻辑与计算>课程问题时重温了下ZFC集合论的一些基本问题, 再次觉得知识是互通的. 这种感觉虽在我大学的时候就初具雏形, 但直到研究生了才激起了我的兴趣,于是将随时想到的东西都记下来(现在我装了twitter). 当然,有些想法可能都缺乏考虑,但是不作为正规的学术文章发表,自己跟自己讨论讨论还是没有问题的.

Continue reading ““纯粹理性批判”及相关问题的讨论”

“形而上”之上【待续】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周易*系辞上

一虚一实,一个抽象(思维和方法等之谓”道”的东西)一个具体(有形体的”器”),一个宏观一个微观(相对而言). 或许你跟我一样,经常听到别人说”形而上学”, 类似的哲学问题听起来很晦涩, 却也是很有意思的问题,比如学计算机的大概都知道知识工程中十分重要的概念”Ontology”原本是哲学中的”本体论”问题. Continue reading ““形而上”之上【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