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黎

巴黎确实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城市。

虽然之前碰到不少去过巴黎的人都跟我说,巴黎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然而,巴黎就是巴黎,每个人眼中都有自己的诠释。对我而言,她是一个无法被取代的大都会,一个值得去多次探索和体味的地方。

从ORLY机场下飞机,马上就感到一阵放松:终于没有了地中海气候的湿热,取而代之的是微风细雨,凉凉的空气让人清新不已。一路颠簸从机场找到酒店,洗澡,收拾,然后就赶往卢浮宫。

卢浮宫之于巴黎,比故宫之于北京而有过之而无不及。对于普通游客而言,去卢浮宫等于就是去看蒙娜丽莎。卢浮宫的手册和指示牌也深谙游客的心理,都不约而同指向蒙娜丽莎的所在地。反正我是没有心情看这位达芬奇笔下的神秘女子,倒不是我不想驻足欣赏,实在是没有足够的空间和氛围让我去仔细琢磨一下这幅世纪名画到底神奇在哪里:她被手持长枪短炮的游客们紧紧围了个半圆,实在是无法脱身。。。

至于卢浮宫中的30万件宝贝,普通人难以得见一二。且不论蒙娜丽莎,断臂的维纳斯,拿破仑的寝宫,以及各种名画,雕塑,但是看到传说中的汉谟拉比法典就足以让人赞叹卢浮宫对世界文化作出的贡献:尽管不少珍宝都是当年法国四处掠夺来的,但是,反过来想一想,这些珍宝在卢浮宫才得以再现人世,倘是在其当年的祖国,恐怕早已灰飞烟灭。。。这又让我想到大英博物馆等等,当年这些西方国家对殖民地和其他被入侵国家的疯狂抢夺,倒也是无意中为文化的保存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说到巴黎,就不得不提到埃菲尔铁塔。

尽管巴黎人对它不很感冒,但是游客及其钟爱它。这可以从铁塔下面广场上数以千计的游客拍着长队等候数小时就为登上铁塔一览巴黎胜景的耐心看出来。我折腾了一天,又在卢浮宫逛了几个小时,早已疲惫不堪。加之夜幕降临,气温小降,凉意嗖嗖,我无意登高揽胜,只想回酒店好好睡觉。

 

 

法国属于社会和自然科学都发展强劲的国家。中国就不一样,从古至今都是社会科学发展远远发达与自然科学。倒不是中国没有科学家,而是社会,政治因素等造成的不同发展趋势而已。法国文学和艺术的发达让世界认识了更富于内涵的巴黎,比如雨果笔下的巴黎圣母院。

巴黎圣母院其实远远比我们从雨果的小说中知道的要更为重要。巴黎圣母院前的广场地上有一个标记,写着“0千米”,因为圣母院所在的小岛本身就是巴黎的发源地,也是法国的发源地。这个广场是衡量所有距离的基准,因此圣母院的距离为0,也就是中心的中心。

 

巴黎圣母院的对面是另外一个美轮美奂的宗教建筑:圣礼拜堂,它在政治上和历史上没有圣母院那么出名,但是它的精美体现在艺术上。

当然,这也体现在门票上:圣母院免费,但是圣礼拜堂收费。圣礼拜堂是彩绘玻璃建筑,据说晴朗的好天气在礼拜堂里面看五彩的光,简直是美不胜收。只是据说,因为我在巴黎的几天都是阴天或者雨天,所以体验不到。

圣心教堂建在Montmartre区的山顶,属于巴黎的制高点。在这洁白的圣殿之下俯视巴黎,心情顿时开阔起来。

巴黎到处洋溢着艺术的气息。Montmartre区里弯弯斜斜的小街道里不少画廊。店铺虽小,但是主人的画作将小房间塞的满满的。而游客探访而至,主人似乎也无动于衷,大概他们也知道游客大多不会对此类无名的艺术有多少的鉴赏能力吧。

 

对巴黎人而言,艺术当然也不仅仅局限在油画、雕塑、建筑、音乐,舞台艺术是体现艺术的最直观的形式。

所谓的高雅艺术,也是欧洲贵族钟爱的话剧,歌剧,芭蕾之类。譬如巴黎歌剧院。巴黎歌剧院曾经是巴黎的中心剧院,现在主要以芭蕾表演为主。而对于我而言,对巴黎歌剧院最直接的认识则来自POTO:歌剧魅影。因为它的背景就是巴黎歌剧院。

巴黎歌剧院现在却已经不是巴黎的主要剧院,因为巴黎人意识到阳春白雪也需要下里巴人的融合。艺术来自生活,于是巴黎市政府在巴士底广场建立了新的巴士底歌剧院。这个歌剧院成为了巴黎的中心剧院,也被称作“人民的剧院”。巴士底区,顾名思义,是法国大革命发祥地,被捣毁的巴士底狱的所在地。当年的巴士底狱起义以100多的伤亡换取个位数的自由,后来的巴士底则成为了巴黎下层劳动人民的聚居地。现在由于歌剧院的兴起,大概也发展的不错了。右图是巴士底广场这个极富特殊纪念意义的胜利支柱,以及旁边的巴士底歌剧院。

关于艺术,贵族有贵族的理解;老百姓也有他们的演绎。大名鼎鼎的红磨坊就是例子。不过不要以为在红磨坊里欣赏艺术表演就是很便宜的噢。广告上写的是看一场演出也有数百欧元,当然对于普通人而言,跟歌剧相比,红磨坊的表演更具感官刺激性:当年的红灯区,现在还是红灯区。

当代的巴黎仍然走在艺术发展的前列。不少旅游指南都推荐去蓬皮杜艺术中心看看,于是我怀着一颗对艺术的憧憬之心去了那里。第一眼看到这个以法国总理命名的建筑,我想到的是我们滑铁卢大学的DC,也就是我的实验室所在楼。多么熟悉的莫名建筑风格,管道,玻璃,水泥。莫名其妙。进到里头,更加莫名其妙。原来都是现代艺术。从堆在墙角的几个旧编织袋,到挂在墙上的一堆奇形怪状的地球仪;从抽象的几条线条到毕加索的画作“少女”。蓬皮杜中心的现代艺术让本不懂艺术的我更加迷茫:到底什么才是艺术?

 

 

法国的众多建筑和故事,跟中国一样,跟皇权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从巴黎圣母院等各个教堂和圣殿,到各色广场和贵族居所,到体现了当时的皇权及其贵族和上层人物的生活。除了耳熟能详的协和广场(法国大革命之后路易皇帝和皇后的断头台就在此地),以及珠光宝气的VENDOME广场(广场四周是CARTIER等世界顶级珠宝首饰店),别具风格的Place des Vosges则是由36栋房子围成的一个四方广场。这个广场据说是巴黎最古老的广场,有400多年历史。

Vosges广场四周的房子已经成为了酒店和各式的画廊和艺术品店,然而6号房子就是大文豪维克多-雨果当年的居所。不过我也没进去看雨果的居所到底什么样。

 

巴黎的古典建筑风格其实都类似。各个贵族修筑的居所和皇家的宫殿都大同小异。当年的路易十四,法国历史上皇权最大的皇帝,就搬离了巴黎,去郊区修了一个新皇宫。他觉得以前的君王喜欢住在繁华的巴黎市中心,居住在卢浮宫等宫殿,他要干点不同的事情,于是花了大把大把的金钱修了那个新皇宫,也就是凡尔赛宫。

我兴冲冲的在周一的早上乘坐了40多分钟的火车前去凡尔赛膜拜下路易十四的魄力,却被告知周一凡尔赛宫关闭。。。晕倒,好歹路易十四的后花园还是开放的。路易十四把自己的后花园修的跟俺们中国的慈禧的颐和园有的一拼。游客要想看个全貌得租个小电动车四处游览,估计当年路易是骑马逛花园的吧。。。

 

巴黎对很多人而言不是旅游圣地,只是购物圣地。因为巴黎是世界潮流和时尚的中心。

不必说香榭丽舍大道走了我一个半死,也不必说左岸MARIAS区随处可见的奢侈品店,单单在老佛爷百货和春天百货看到的购物人潮就让我吓一跳。。。老佛爷和春天百货商场都是好几处建筑,一处卖女装,一处卖男装,一处卖美容商品。老佛爷里头排队买LV的人群比香榭丽舍大街上LV专卖店的人更多,这让我不禁好笑:LV能让人真的面上有光吗?

老佛爷百货其实也卖一些普通货色,比如我在二楼看到也卖DIESEL等普通牌子的衣物。

我还兴致勃勃地坐了一个小时火车,跑去了LA VALLEE这个处于所谓的欧洲村的直销店,希望可以淘到一些好东西。结果大失所望,打折的很多是美国牌子,比如TOMMY,比如RALPH LAUREN,我总不至于背着这些货回北美吧。。况且价格一点优势也没有,还不如到纽约直销店去买。。。真是浪费我一个早上。。

Author: admin

计算机科学家/哲学心理学逻辑学语言学爱好者 Computer Scienti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