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义与联邦制

民族主义是个好东西。单一民族的政府最喜欢它,因为民族主义可以让理智战胜情感,譬如纳粹德国。在这种情形下,爱国也就变成了单纯的民族主义。多民族的政府对于民族主义是既爱又怕。爱它,因为民族主义可以平衡民族间的势力,也可以在某些情况下成为政府的统治工具。怕它又是很显然的:民族主义是一个危险的东西,玩过了火就是自焚了。对于普通民众,民族主义这个标签可以让他们有种族上的自豪感和优越感,至少体现了一种传统上的血缘关系。

当今的中国社会,很忌讳谈论地域,因为地域在某种意义上涉及到了民族关系。由此不少网友在网络上吵架骂人,说什么河南人骗子多,北京人排外,新疆人多小偷,上海人势利小气,湖北人九头鸟,长沙人爱洗脚一样,这些不都是地域的特色么。有特色才好,不是正显示地大物博么。难道非要像棒子国那样天气预报一句话“全国晴天”才好么?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何况我们不可以凭借少部分人的行为去推广到评价一个地区。退一步而言,地域现象也不是伟大的社会主义中国才有,暴发户美国,历史悠久的德国都有,连加拿大人还跟魁北克人不对付呢。

中国的地域问题不是一般人谈论的来的,也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弄清楚的。我个人喜欢把中国分为2大地域。即,北方和南方。这也可以从网上一篇关于“春晚”的收视率管窥蠡测。

央视的收视率:2008年CCTV春晚各地收视率一览表

辽宁 88.9
吉林 87.7
黑龙江 85.3
北京 73.2
河北 70.2
天津 68.8
山西 68.6
山东 68.4
宁夏 67.7
甘肃 64.2
内蒙古 63.8
陕西 61.5
河南 59.2
新疆 55.4
安徽 24.8
湖北 19.3
江西 18.7
江苏 18.6
贵州 18.4
上海 17.4
四川 16.5
云南 14.7
湖南 14.1
浙江 13.9
福建 12.2
广东 5.3
广西 2.6
海南 1.3

大致上可以把安徽以上的归为北方吧,把安徽以下的归为南方,安徽自己么,也可以算南方的了。很显然,春晚作为国家电视台推出的全国性大型节目,应该是跟国家政策时刻一致的。尽管传闻天朝的政治是北方政治,但是没有谁敢大声说出来。如今春晚都成了臆测南北现象的一个工具。在我以前的博文里,我也提出过联邦制可以作为疆土广大的大国作为政治体制的一种可能性。关键是,联邦制该如何调和多民族间的矛盾。

Author: admin

计算机科学家/哲学心理学逻辑学语言学爱好者 Computer Scienti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