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加州旅馆

8/4/2007

现在还依稀记得,高中的时候色心学吉他的时候就经常练习加州旅馆,当然水平怎么样,我也没有印象了 :)仔细回想,在高中之前就听过加州旅馆,但是不记得第一次听的确切时间了。我习惯看书的时候把电脑里的歌都装WINAMP里面,然后随机播放。刚才就播 放到了老鹰的这首经典之作。我喜好它更确切的是因为歌词。不少人曾试图分析加州旅馆的寓意,实际上对它本身的理解是次要的,重要之处它给每个人带来的都是 不同的想像空间,这就好比“一颗砂砾里一个世界,一朵野花里一座天堂“。我不热衷神秘主义,但是我认为加州旅馆本身就试图囊括神秘主义在里头。沿袭着一贯 的宗教和自然的观点恐怕是很难阐述这首歌的,现在看来,老鹰和加州旅馆从人性,生活的角度更容易引起我们的共鸣。

据说”Hotel California”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旅馆,它坐落在加州的BAJA,在Santa Barbara附近一段Cabo San Lucas到La Paz之间的海滨高速公路上。确切的说,在南加州高速公路的沙漠旁边,托多斯桑托斯(todos santos )这个小镇有一座类似唱片封面的旅馆,在旅馆的不远处是会半夜传来钟声的教堂,而这旅馆在以前正是有暗地的色情交易。 也有人说加州旅馆是一个精神病院的名字,还有说法是加州旅馆是在南加州公路旁的一个自愿戒毒院,老鹰队员曾经吸毒与入院的经历是歌词的创作来源。

我 也认为加州旅馆是大量暗示吸毒的歌曲。首先“lit up a candle”是一个吸毒的常用语,其次歌词中争议最大的是对Warm smell of colitas的理解。colitas 不是一个英文词。现在普遍的说法是做西班牙语解释,南加州与墨西哥近邻,所以西班牙语常混杂在口语中。colitas这个词最频繁出现的地方是墨西哥和西 班牙餐馆的菜单上。cola在西班牙语中指尾巴(tail),colitas是复数,意思是很多小尾巴(little tails)。在七十年代,大麻的苞蕾被戏称为小尾巴,所以在这里colitas应该是隐指大麻的。colas-the tip of a marijuana branch,俚语是说大麻枝的枝尖,也是大麻最有效力最精华的部分,好品质的大麻。这也是老鹰的经济人Irving Azoff 的说法,据说是一个墨西哥裔美国人翻译给作曲者的。我还看到过加拿大BC省一个家伙的一个悲剧性却又很有意思的说法:当年离加州旅馆不远一个烟火厂爆炸, 有一个来自希腊的Colitas小镇的人,叫Wurn Snell的,被炸飞了。Don Henley后来问一个幸免于难的人看见了什么,对方描述说:Wurn Snell of Colitas .  . . rising up through the air。。。

另外一处有分歧的是关于“她”的描写。tiffany字面是面纱的意思,Tiffany 用作大写,是很出名的法国艺术品。它有两种含义,一是Tiffany珠宝,在全球都是收集的热品;另一种含义是Tiffany的玻璃艺术品,这已经发展成 为玻璃品的一种流派。这个词两个意思的来源是两个名为Tiffany的法国人。在这里,Tiffany应该是取玻璃制品的意思。通过烈火熔化后的玻璃边吹 边转动,冷却后自然留下的旋转的痕迹。作词者明显在这一句进行wordplay,因为下面的墨西迪奔驰,并不是用原来的商标Mercedes Benz,将Benz改成bends,正是为了twist和bend都有弯曲之意,这很类似中文中对仗互偶,这里是用来描写“她”心灵的扭曲。

歌词其他一些有意思的地方还包括:mirrors on the ceiling,the pink champagne on ice,“镜子在天花顶,粉红香槟浸在冰块上,”这是好莱坞中糜烂与色情的代表镜头。

是整个故事表面是描述一个吸毒者的体验,实际上把吸毒者编织在自身的枷锁引申到了普通人的生活。放纵,纸醉金迷,诱惑,忏悔,醒悟,就像是一幕人生情景剧,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在 南加州特有的荒漠上,我一个人独自行驶在昏暗的高速公路上,凉凉的晚风吹拂头发,鼻子嗅到的是四处弥漫的温暖沉醉的大麻香。抬头发现前方不远处有微微的灯 光,吸食大麻后,头昏脑胀的,视线也模糊起来,看来就去那里休息下吧。她就站在旅馆的门口,我还隐约听到了远处教堂的钟声。这里也许是天堂,也许又是地 狱。我心里暗想。管它了,还是进去休息吧。

她 点了根蜡烛,在前头给我引路,空旷的走廊似乎传来阵阵声音,大概是说:欢迎来到加州旅馆,多么美丽的地方啊,到处是俏丽的面庞。加州旅馆有充足的房间,你 什么时候想来都可以。她心理扭曲,却十分富有,驾驶豪华奔驰,跟她所谓的朋友,那些英俊少年在庭院里跳舞。香汗淋漓,他们疯狂的舞动,有人是为了回忆什 么,有人却是想忘却。我叫领班给我拿一些酒,他却说从1969年起就没有不卖烈酒了。。。从远处又响起的熟悉的声音深夜把我吵醒:欢迎来到加州旅馆,多么 美丽的地方啊,到处是俏丽的面庞。他们在这里享受人生,尽情狂欢,多惊喜的事情啊,可以给你堕落的借口。天花板上镶着的镜子,冰块浸着的红粉香槟,她说, 我们不过都是自愿呆这里的囚徒而已。他们在主人的卧室里享受盛宴,钢刀切着食物,却杀不掉心中的恶魔。

我还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我向门口跑去,我要寻找来时的路。守夜人对我说,别紧张,我们只是按照常规进行接待,你任何时候都可以结帐,但你永远也无法离开 。。。。
字面上,不管是毒品还是精神病,你可以在某段时间痊愈而离开,不过却永远无法摆脱那重蹈旧轨的阴影,这正是“你可以一时结账,却永远无法离开”的写照。实际上,它要表达的远远不止如此.

从 神秘主义和宗教的角度,七十年代曾经是电影中恐怖片流行的时候,而这歌词正勾出这样的故事架框。边远沙漠大路上的孤独一人,大门前掌烛的丽人,酒吧的神秘 领班,后院的召魔舞蹈,意图杀死却总杀不死的恶魔,即使结束却总有人来在背后提醒还有续集的结尾。这些总总,使得歌词有一种鬼影森森的感觉,而在恐怖片 中,精神病院更常是主要的背景场所了。

下面的关于象征的解析是网络上转载的。

加州旅馆是虚指的象征显然更加有说服力。这象征至少有音乐界、洛杉矶生活、美国社会三种说法。

六 十年代是美国音乐界的自由创作时期,摇滚乐的流行成为六十年代自由与反叛思想的象征,然而其盛况也带来了商人无限贪婪的眼睛。吸毒和淫乱几乎成了每个摇滚 手在七十年代走的同一条堕落之路,金钱与享乐成为了摇滚音乐在七十年代的新形象。同为音乐人的老鹰乐团看到这样的事实,却无能为力。乐手们已经将这种沉迷 的生活看成了是音乐界的常态,摇滚乐手们身边总充满了漂亮的面孔与漂亮的地点。对于外界的质疑,他们总是自我的原谅:放轻松点吧,我们是天生易于被诱惑。 音乐界已经无法杀死金钱的这个心魔,即使某些个人可以暂时结束,却永远无法摆脱。一九六九年的伍德斯多克(woodstock),被视为摇滚的顶峰聚会。 spirit 同时有精神之意,歌词暗示在伍德斯多克之后,无论看起来多美丽,摇滚的精神已经不再存在了。

认为这首歌象征美国社会的人则 这样来理解一九六九:一九六九是六十年代最后一年,说自一九六九就再没有那样的精神了,是指美国六十年代的自由、和平、平等的精神。然而美国进入七十年 代,遇到的是中东石油危机、越战的战败、尼克松的水门事件等。就在一夜间,美国的精神面貌就从奋斗的青年们变成了庸俗与颓废的中年了。在两三年前有一部 stanley kubrick拍摄了一部“大开眼界”(eye wide open),看过这部电影的观众就可以在这部电影内容中发现与这首歌词许多神 似的情节内容。也是同样的吸毒堕落,也是同样的荒淫性乱,也是同样的拜魔情结,也有同样的无法摆脱的阴影。这部电影就如同是这首歌的一个解说,讲述那种已 经不堪的美国社会状态了。

洛杉矶之说是老鹰乐队自己在人们无数次追问后的一个回答,虽然说歌曲就如同小说一样,离开了作者后要由听者来解释,Don Henley是这样解说的:“我们是一群来自中西部州中产阶层背景的年轻人,加州旅馆是我们对洛杉矶的上流社会的理解。它可看做是对总是追求奢靡生活的美国的一个象征,而不仅仅是关于加州和毕利华山区(洛杉矶的一个最富人区)。”

Author: admin

计算机科学家/哲学心理学逻辑学语言学爱好者 Computer Scienti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