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的一生

周末看到一则新闻报道说世界上最年长的钢琴家,110岁的爱丽丝·赫茨索默于今天过世了,于是去看了关于她的纪录片《6号房子里的女士》。这部由两位蒙特利尔影人制作的38分钟纪录片获得了2013年奥斯卡奖(纪录片)。看完之后颇为感动,感慨良多。强烈推荐所有看到这里的人都去看看。38分钟看起来很短,却时时彰显长者的智慧和豁达的人生。

Continue reading “智者的一生”

哲学 VS 科学

博主按:

在这个科学掌控世界的时代,哲学已死。完全彻底地被人抛弃了。哲学到底有存在的意义没?我个人是支持哲学的,当然是广义的哲学。科学当然是朝气蓬勃,但是这并非意味这哲学就当推出历史舞台。我个人极度怀疑科学可以延伸的范围。但是我更支持用科学的方法研究一切,不管有多大的进步,至少人类完成了一个又一个里程。我所怀疑的是科学的进度问题:人类的出现既然不是必然的,那我们的科学可以彪悍到揭开整个宇宙的秘密吗?很多很多的问题归根结底都太超前了,也许只有哲学才可以给人一点希望。 至于在揭示宇宙的秘密这点上,我对哲学自然也没有信心,但是我认为哲学可以帮助科学家们保持清醒和敬畏。下面翻译的这篇对话来自哲学家Julian Baggini和物理学家Lawrence Krauss。翻译地比较仓促,因为比较忙,拖了很多天才完成。

原文地址:http://www.guardian.co.uk/science/2012/sep/09/science-philosophy-debate-julian-

baggini-lawrence-krauss

========================
Continue reading “哲学 VS 科学”

疯狂的世界

这个星期加拿大最重磅的新闻是一个变态的神经病般的双性恋者(提到他的名字我都觉得恶心,因此略去)在蒙特利尔杀害了武汉来加念书的中国留学生林俊,而该留学生正就读于我之前硕士所在的Concordia大学计算机系,并且去年7月才来到加拿大。那个变态的加拿大人杀害了林俊,而且将他分尸6份,通过邮局寄送出去,正因为其中一份送到加拿大保守党总部而令事情暴露。那个变态不仅分尸,还奸尸,最后还食用了受害人部分的尸体,那个变态而且还视频拍摄了他自己杀人、虐尸等的过程,并上传到网上。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才有这样的怪胎?联想之前中国云南的食人魔,这又是一个多么疯狂的世界才产生这些扭曲的动物性格(他们这些人不配人格二字)??? Continue reading “疯狂的世界”

神奇的进化

我小时候很喜欢玩蝌蚪,却从来没有好奇过为什么蝌蚪成长的过程是如此奇特:一个带尾巴的大头慢慢长出了两条后腿,再接着长出两条前腿,再然后尾巴就消失了,颜色也由黑色变成了绿色的青蛙,甚至于青蛙都不需要生活在水里,完全是蝌蚪版的鲤鱼跳龙门啊!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只会慢慢爬的丑陋的毛毛虫为什么又会变成会飞的五彩斑斓的蝴蝶?当然,生物课本告诉我,这是生物的变态发育。在脊椎动物中,大多是鱼类和两栖类有这么神奇的功能。不过至于为什么有的生物会变态,大多数生物不会,似乎没有完全让人信服的理由来解释这类奇怪的事情。
Continue reading “神奇的进化”

春天来了

我从小喜欢读书. 那个时候家里虽然有两书柜的书, 但是只有很少一部分是所谓的儿童读物: 一半是父亲的农科书籍以及半月谈之流,剩下的一半很多学习用书 — 数理化, 语文, 英语. 一个小角落里堆着的就是我经常翻来覆去看的儿童读物: 一系列连载的童话大王(堂姐家拿回来的), 还有美国童话故事精选, 几本现在看来很幼稚的唐老鸭连环画, 以及那个时候非常畅销的<故事会>.

Continue reading “春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