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

我从小喜欢读书. 那个时候家里虽然有两书柜的书, 但是只有很少一部分是所谓的儿童读物: 一半是父亲的农科书籍以及半月谈之流,剩下的一半很多学习用书 — 数理化, 语文, 英语. 一个小角落里堆着的就是我经常翻来覆去看的儿童读物: 一系列连载的童话大王(堂姐家拿回来的), 还有美国童话故事精选, 几本现在看来很幼稚的唐老鸭连环画, 以及那个时候非常畅销的<故事会>.

我记得的也就这些,因为这些书给我的印象最为深刻. 譬如,昨天阿姨说在大桥边的树下看到一种没见过的动物在钻洞, 长的像小型的猪,有老鼠一般的胡须,笨笨蠢蠢的样子. 我想了半天, 排除了大松鼠, 野兔子(我家后院现在就住着一只),浣熊… 最后猜可能是土拨鼠. 我马上就想起在美国童话精选里看到的, 土拨鼠是动物界的气象员: 它从泥土里钻出来的时候, 春天就正式来临了!

是的, 春天大概是真的来了. 尽管门前草地上还有一小堆的雪没有化, 这小景象是无论如何阻挡不了大趋势的: 路旁的小沟里哗啦哗啦跟涨潮一般, 把四处融化的积雪送往大河, 最终回到大海; 沟中央的一座孤岛似的泥滩上, 经冬枯萎的蒿草慢慢变红,彰显生命的初绽; 从人家后院里大树上伸出的一枝新芽,更是用刚生长的软软的枝条拦截穿着短裤跑步经过的大姑娘, 捉弄在小路上欢愉着奔跑而过的小朋友, 连好不容易出来呼吸一下春天的气息, 重新感受一下生命的力量的老太太, 也被这出墙枝条撩歪了毡帽.

无路如何, 春天终究是来了. 加拿大的春天尤其诱人. 半年的冬天已经过去, 现在被迫享受了半年室内生活的加拿大人开始新的生活了. 小孩子们更是欢欣鼓舞, 春天里五花八门的活动和节目会给他们创造童年的美好生活, 春天, 对他们而言, 更像是活生生的朋友. 正如怀特先生在<春天的报告>里说的:”孩子们把春天紧紧地攥在他们褐色的拳头里, 大人们并不如小孩们那么确定春天的到来, 将春天埋在了心里.”

在那两书柜的书里, 有一本托尔斯泰的短篇小说集. 我第一次读的时候,非常不舒服: 翻译十分生硬, 内容不好理解. 不过里面不少类似童话的小说, 比如傻瓜伊万和他的兄弟们.

Author: admin

计算机科学家/哲学心理学逻辑学语言学爱好者 Computer Scienti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