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

原本是不想写博文的, 因为最近很不爽,都是甲流感闹的. 前有美国归国的四川学生制造了大麻烦,今天又听说加拿大回去的小留学生也往山东丢了一枚大炸弹. 这样下去, 北美的旅客回大陆去到底会不会被直接隔离都很难说…

到了5.12周年纪念,网上大多数人都是默哀和纪念,也有不少讯息依然跟主流媒体针锋相对. 这些信息无外乎是学校质量问题, 遇难学生名单问题, 政府救灾资金问题等. 逝者安息了吗? 生者前行了否? 这才是真正值得关心的问题. 所以我一点不觉得伟光正的报道和作秀演出真正解决这2个问题的哪怕一点点. 媒体报道的总是一片形式大好,但是许多许多的问题不是你我这般坐在电脑或者电视面前看看新闻发发帖子就可以了解的. 我一直比较感性, 在这样的日子里, 已经没有动力去质疑政府和媒体,只有默默的祝福那些饱受伤害的人们: 在一个我们自己选择的社会里,只有在心灵上变得强大才可以活下去.

一个崛起的公民社会是需要很多努力才可以前进的. 不管政府是否支持民主, 这都不是问题了. 因为公民意识的觉醒就意味着社会开始有了新的动力和指导, 即使这个社会扎根在几千年的封建专制土壤中. 在这个多灾多难的年代, 公民意识的觉醒似乎越来越快, 也看到了政府和公民间的矛盾正跟卢梭描写的一般悄悄上演了. 编剧是谁?导演是谁?也许这就是社会变更的力量所在把!

====================
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致社稷丘墟,苍生涂炭。
====================
这个标题”纪念”是纪念跟我同年出生的湖南老乡, 浙江大学学生谭卓君的. 我以前不认识他. 等我认识他的时候, 他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谭卓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 没有殷实深厚的家庭背景, 只是一个普通公民. 他的逝世是因为另外一个体育学院的学生胡斌, 一个喜欢玩车的富家子弟. 这样的描写, 很容易让大家联想到2个字”仇富”. 我曾经很多次听到过有人用这个词描述国人, 不管是网上,还是现实中. 说国人”仇富”的人也许是因为自己出生在富豪世家,也许是因为看不惯国人的其他陋习而推及得出, 还也许是因为他们正享受着富裕背后带来的一切好处. 然而,在我看来, 仇富是不存在的, 大家无非是不接受富裕带来的不平等和隐含的其他意义. 即使富翁们不捐款, 不参与慈善事业, 只要社会是公平的, 大家都会以富翁为榜样去合法获取财富, 而不是期待他人的施舍或在网上骂骂咧咧, 至少人都是有自尊的. 钱再多的人也总说自己钱少, 而智力再少的人也一定说自己智力高. 所以没人愿意在金钱的衡量下输给别人. 对人性有一定的认识, 才是真正有用的社会学科. 看来亚里士多德对科学的分类真是很准确的.

话说回来, 胡斌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父母的宝贝儿子, 虽然从报道来看, 他也许不是一个有正确人生观念和价值观念的人, 但是不妨碍他作为一个普通公民拥有的所有权利. 可是我们的社会却不一定保证胡斌和谭卓都拥有双方合法的权益. 之所以社会上反响甚大, 舆论一边倒地同情谭卓谴责胡斌, 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富家公子的权益会被无限放大, 而弱势的一方权益会无限收缩. 同时, 大家也在后怕:也许自己就是下一个受害人? 纵使政府拍着胸脯信誓旦旦会秉公处理也没用, 因为大家都知道狼来了的故事. 没有公信力的政府如何取信本来就没有多少信用的公民群体? 真是一个很滑稽的场景.

革命是需要代价的. 我把公民意识的觉醒形容成革命是没有问题的. 孙志刚的死换来了暂住证的改革, 难道同样谭卓的死才可以换来杭州的交通治安好转?

太多的问题, 太多的悲伤. 我只能在这里无比沉痛的哀悼大地震中逝去的所有同胞以及谭卓君以及其他所有被我们的社会不公和暗流吞噬的公民们. 希望在天堂里, 你们可以过的幸福和谐, finally.

Author: admin

计算机科学家/哲学心理学逻辑学语言学爱好者 Computer Scienti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