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追寻中迷失

农历的新年眨眼就来到了。这个周末,应该是彰显伟光正的政府告别灾难重重的2008,企盼风调雨顺的2009的重要时期。每逢过年的时候,春晚就成了注目的焦点:这次也不例外。

不过很搞笑的是,偶然看到了“宇宙的琴弦”在他的博客上的一段文字(http://fdi221.blog.sohu.com/108295296.html),现摘录如下:

有些事情只要联想,就会发现很多有趣的东西。比如说春晚上的节目就不能乱演,85年春晚唱了首毛毛雨还是三月里的小雨之类的歌,结果东北发大水。87年春晚费翔唱了首《冬天里的一把火》,结果大兴安岭一场大火。最绝的是89年春晚,姜昆说了段在天安门广场开农贸市场的相声,结果那年的五月,广场上比农贸市场还乱。

这段调侃之词居然没有被博客给和谐掉,也算是不易。对于我而言,在这个辞旧迎新的时刻,有的只是无限的感慨。

就在几天前,本人又得知虚拟的“著名”德国学者Herbert Schlangemann的机器拼凑的一篇科研文章被华中科技大学,我的母校,组织的一个会议接受,还将被IEEE收录。为什么说“又”?因为就是这个Herbert Schlangemann在12月底的时候已经用他的机器文章博得了一批中国著名的“专家”们的好评而被会议接受。Herbert Schlangemann是麻省理工的几个学生虚构的,文章也是他们用软件生成的,12月底的事件已经让IEEE颇为丢脸,因为IEEE向来为人诟病:经常收录一些垃圾会议的文章来赚钱。这次IEEE接着丢脸,然而2次事件都跟中国学术界有关,是巧合么?显然不是。

在一个没有诚信的学术界,人们想凭那帮子砖家教书育人,培养自己的后代“诚信”的美德,多么讽刺!然而,在一个没有诚信的国度,想要学者砖家守身如玉,保持诚信也是不容易的事件,尽管学者砖家首要的美德就应该是诚信。由此想到的又是一批所谓的“海龟”:他们回国是真的想传播知识,为民造福么?我看绝大多数海龟是冲着国家的政策回去捞金的:有水平的,没水平的;高职高薪的教授,无职无薪的博士;如此等等,有多少人像以前的老一辈科学家一样勤勤恳恳,不为困难,一心一意回去报效祖国的?施一公,数千万的研究基金,每年170万的工资,国家难道真的要在他身上押宝去冲刺诺贝尔奖(清华大学内部的传闻)?比一比早期回国的钱学森等科学家,施一公等人更应该谨小慎微,如履薄冰,努力为国家和人民做贡献。哎,可惜喝了这么多年的洋墨水,还是没有想到怎么样去帮助我们的祖国我们的社会重塑道德,反而是沆瀣一气,真是让人汗颜。

我不是在质问那些回国的海龟,也不是质疑他们的学术水平,我是在思考和反省自己的未来。孔夫子提倡反省,我长期以来都做得很不够。我希望中国有民主和自由,希望社会重获道德,希望人们爱好和平,可是我对自己做出的是什么样的要求?我保证自己永远是民主和自由的倡导者和守护者么?我除了发牢骚,还为民主自由的进程贡献过什么?我做的每件事都对得起自己一贯的道德高标么?我期待和平,可是我内心深处是真正和平的么?我知道自己远远做的不够,但是我还年轻,还有时间去改变自己,去磨练自己。我期望自己去影响和改变他人,但是首先我要改变自己:只有做最好的自己,才有影响他人的基础。

我从来没有没有停止过对这些问题的思索:它们不是不着边际的空想,它们是我对自己人生的一种诠释。今天我对HW说我不会在博客上贴08宪章,因为我怕国内封锁我的网站。这是顾虑之一(也显示我人性的怯弱,口口声声支持这个支持那个,却连这点小事都犹豫不决),其实,更大的考虑是因为08宪章提倡的东西都写在宪法之上,缺乏新意。我们需要的是执行宪法的人和机构。我们需要的是能够用自己的双手创造民主自由和平道德的社会的人,那些脚踏实地默不作声却心怀天下的隐士,那些溶于普通人中的人,或者就是平平常常的草根。

在2008年的尾巴上,我想祝福普天之下所有的好心人和坏心人,祝福你们都“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我也想勉励自己,在这个变幻莫测的世界坚守自己的信念,永远做最好的自己;我更要祝福我的祖国,愿上苍保佑她有滋润和庇佑她广袤的土地上万千生命的仁慈,也保佑她有摧枯拉朽改天换地和重建道德社会的魄力。

Author: admin

计算机科学家/哲学心理学逻辑学语言学爱好者 Computer Scienti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